三处世遗见证保加利亚人的信仰

夜晚驾车穿越国境,其实并非好选择。罗马尼亚与保加利亚虽早已加入欧盟,而且2019年宣布将加入申根区,但一直没有正式落地。不同于早已无国界的申根国家,要想穿越罗保国境,必须经历相当耗时的过关。

即使是晚上,来往排队的车辆仍然极多,好不容易轮到我们,保加利亚女警收取了我们的护照,一一对号入座。叫到儿子和女儿的名字时,她还给了个灿烂的笑脸。

顺利过关,车子驶入保加利亚。眼前是城乡结合部的味道,沿公路而行,很快便抵达第一站——鲁塞。

之所以要在鲁塞住宿一晚,除了时间问题,更因为我要前往伊凡诺沃岩洞教堂。保加利亚有三处与宗教有关的世界文化遗产,伊凡诺沃岩洞教堂是我要造访的第一处,之后则是博亚纳教堂和里拉修道院。

伊凡诺沃岩洞教堂位于保加利亚东北部洛姆河流域的伊凡诺沃村一带。早在12世纪,就有隐居修士开始在山岩间挖掘洞穴并建造教堂,然后以长廊与木拱将之连接。这个百年工程直到1396年才宣告完成,教堂中的壁画保存至今。1979年,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首批世界文化遗产名单。

将车停在教堂景区大门口,沿着沙土路蜿蜒上山,就可以抵达岩洞教堂。工作人员不懂英语,只是让我们沿路而行。上山的沙土路相当狭窄,两侧树木和杂草茂密,虽有野趣,但怎么看也不像景点的样子。正怀疑是不是走错了路,前面豁然开朗,蓝天白云之下,是没有一丝现代痕迹的山谷。

视线之内没有高山,只有茂密树林,满眼绿色延伸至天际,间中有大片大片的岩壁。千百年来,直至今天,眼前这片绿都是人迹罕至之地。而我脚下的山崖,正是隐居修士们为了信仰而奋斗之处。

虽然一路没有路牌指示,但道路只有一条,依山崖而建。在我们前面是一个欧洲旅行团,因为道路窄,只能一个挨一个排队,我们便跟着亦步亦趋。

之所以需要排队,是因为岩洞教堂需要保护,一次最多只能十几个人进入。蜿蜒小路是后来修建而成,当年隐居修士挖掘教堂时,必须要先以绳索攀上悬崖,可见艰辛。

倡议兴建岩洞教堂的是修士若阿香,后来成为保加利亚史上第一位天主教大主教。这也使得岩洞教堂的修建得到不少资助,但在那个时代的技术条件下,钱不是最重要的,毅力才是。

在漫长的岁月里,几代修士攀上悬崖,用简陋器具开凿石壁、挖掘山洞、兴建教堂。最后,他们在教堂里绘制风景和人物壁画,呈现基督教历史和古希腊传说。因为历史进程,他们也采用了拜占庭式的构图风格。

如今的岩洞教堂,墙面和天花板在岁月沧桑中变得斑驳,许多壁画变得残缺不全,人像的五官变得模糊,但仍可见昔日精美。

与鲁塞的岩洞教堂一样,距离保加利亚首都索菲亚仅8公里的博亚纳教堂也位列1979年首批世界文化遗产。

它位于维托沙山麓的博亚纳村,始建于10世纪末。虽然教堂不大,但修建过程历经几个世纪,是保加利亚自13世纪以来唯一保存完整、体现保宫廷艺术特点的文物建筑,也是保加利亚最古老的东正教教堂。

维托沙山一向是索菲亚人非常热衷的休闲所在,博亚纳村则是索菲亚近郊著名的富人区,车子行过,沿途可见一栋栋红瓦小楼错落于路旁。博亚纳教堂就位于村中一角,以一人多高的围墙围成一个大院子,院内绿树成荫,一条蜿蜒小路伸向教堂。

博亚纳教堂其实由三座教堂组成,建造年代与风格各不相同,但却形成一个整体。当年世界遗产委员会这样评价它:“博亚纳教堂由三座建筑物组成。东侧的教堂最初建于公元10世纪,后于公元13世纪初由卡洛扬大总督指挥扩建。卡洛扬大总督还决定在东侧教堂旁再建一座双层教堂。第二座教堂里有绘于公元1259年的壁画,这些艺术品使该世界遗产成为了最重要的中世纪绘画收藏地之一。第三座教堂建于19世纪初,最终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教堂群。该遗产是最完整、保存最完好的建筑之一,体现了东欧中世纪的艺术风格。”

从外观看,它平平无奇,外墙以陶瓷片装饰。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当年的古保加利亚人和斯拉夫人战胜拜占庭军队后,联合建立了斯拉夫保加利王国,并在塞尔迪卡(索非亚旧称)周围修建要塞和城堡,博亚纳教堂就位于要塞内。

也正因此,博亚纳教堂有着极其严密的防御体系。它的大门很小,侧面也只有一个仅容一人出入的小门,而且离地面数米高,需要拾阶而上。

相比外观,内部才是精华。一次只准十人进入,而且不许拍照的教堂内部,有极其精美的壁画,代表着当时最杰出的绘画水平。

最古老的东侧教堂又名圣尼古拉小教堂,据说曾受地震破坏,墙体裂痕明显,壁画也破坏严重,存留不过小部分。有趣的是,这里的壁画其实分为内外两层,外层壁画与中间教堂的壁画属于同一时期,内层则被石膏所覆盖,正因为墙体剥落,才重现人间。壁画描述了保加利亚的诞生,在小小的圆形穹顶下显得肃穆。

最西侧教堂并无壁画展示,最著名的则是中间教堂,它由保加利亚第二王国时期的卡洛扬大总督于1250年下令修建,所以也称卡洛扬教堂。它以色彩艳丽的壁画而闻名,画家名字并未留下,只知道大致于1259年绘成。

在小小的教堂里,有89幅画作,240个人物形象,其中包括了《最后的晚餐》。这位无名画家的可贵之处,在于并未一味描述宗教意味,而是以人文主义精神将现实生活的喜怒哀乐与生死一一呈现。也正因此,有学者甚至认为博亚纳教堂的壁画才是文艺复兴的先驱,比意大利早了一个世纪。

唯一遗憾是教堂内部不允许拍照,只能将精美壁画留在记忆中。但为了保护古迹,不但不拍照是必须遵守的规定,工作人员还会提前告诉你尽量不要交谈,以免呼吸时的湿气侵蚀壁画。

如今能走进博亚纳教堂参观实属不易,2006年底,它才正式对游客开放,距今不过十余年时间。在那之前,它经历了半个世纪的关闭和修复。早在1954年,博亚纳教堂停止宗教活动,保加利亚政府开始尝试修复建筑和受损壁画。但由于资金问题和修复方式的分歧,工程一度停顿。直至2006年,在一个私人基金会的帮助下,工程才得以继续并在当年完成。

近代以来命运坎坷的保加利亚,一直在分歧中跌宕,博亚纳教堂的命运仿佛缩影,所幸一切都已过去。

在保加利亚的三处宗教世遗中,里拉修道院入选最晚,198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不过,相比伊凡诺沃岩洞教堂和博亚纳教堂,它的名气也最大。

从直线距离来说,里拉修道院距离索菲亚不过60多公里,但除了最初一段高速外,后半程都是不见天日的盘山路,道路两旁有无尽山谷与原野,到了盘山公路后更是可见一条条岔道,通往一间间旅馆或餐厅。

车子沿路而行,海拔也渐渐升高,一座城堡般的建筑依溪水而建,正是我们的目的地。

里拉修道院是保加利亚乃至巴尔干半岛最大的修道院,始建于公元10世纪。当年,一个名叫约翰的年轻人一头扎进没有人迹的里拉山,开始隐居生活。在山中,他与追随者开始修建修道院。约翰去世后,被东正教封为圣徒,也就是保加利亚历史上第一个圣徒——圣约翰,他所居住的地方和坟墓都因此成为圣地。19世纪初,修道院毁于火灾,于1834年至1862年间重建,也就是我们如今见到的里拉修道院。它有着浓郁的保加利亚文艺复兴时期风格,呈现了斯拉夫文化认同感的觉醒,也因此被视为保加利亚人的精神堡垒。

从拱门走进修道院,便可一览其格局。它拥有11座不同时期的教堂、20栋建于14世纪—19世纪的住宅楼、防御塔和一栋半圆形的四层建筑组成。这栋半圆形的四层建筑多少充当了围墙作用,与溪流和山谷一起包裹着修道院内院。白墙拱窗的墙身上有条纹装饰,拱廊幽深,可惜不能上楼。

这座建筑共有三百多个房间,加上那20栋住宅楼,鼎盛时期曾容纳过万名修道士。不过如今,因为文化遗产保护等原因,修道士只剩不到十人。

1335年兴建的防御塔是里拉修道院现存最古老的建筑,二十多米高的塔身分五层,红砖与石头交杂砌成。二层至三层的外墙立面,有精美的壁画装饰。

最抢眼的建筑当然是位于修道院中央的圣母升天大教堂,它内部有三个精美穹顶,惜乎不可拍照。外部柱廊环绕,布满壁画,也是游客最爱流连之处。这些覆盖墙身与天花板的壁画,形成了色彩的奇妙搭配,记录了各种宗教故事,也记录着一代代保加利亚人的虔诚。

若将探访修道院当成来到里拉山的唯一目的,显然并不足够。即使你不是徒步爱好者,不愿去一览里拉七湖的奇绝之美,也应该在返程时找一家山谷间的餐厅吃个饭。这些盘山路旁附属于旅馆的餐厅,普遍有着极美的景致。坐在溪流边,听着流水潺潺声,吃一顿地道的保加利亚菜,或许会更明白当年圣约翰隐居的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